巢湖禁渔| 昔日繁华忙碌的渔船码头静悄悄

2020-01-10 10:07:35 作者: 巢湖禁渔|

2020年1月8日,巢湖中庙码头已没有一艘渔船。

1月8日,渔政人员驾驶快艇在巢湖上巡逻。

1 月8 日,渔政工作人员吃了午饭后,将要在船上连续巡逻20多天。

2012年8月份,巢湖结束了长达6个多月的封湖期,一年一度的秋季毛鱼、银鱼捕捞正式开始,这也是是巢湖全年最大的鱼汛。记者跟随吴启伦、吴小虎父子以及其他4位渔民趁夜到巢湖中间捕鱼,用镜头记录了渔民们捕鱼的辛苦场景。

2012年8月,巢湖中庙码头停满了渔船。

2020年1月,宁静的巢湖中庙码头。

吴启伦在巢湖边长大,从小就跟着自己的父辈们以捕鱼为生,长年在外的风吹日晒,使得他皮肤黝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不少。说起捕鱼的生活,老吴感慨万分,“干这一行太辛苦,起早摸黑,还存在很大的风险。”刚开湖的前几天是捕鱼的最佳时期,为了帮父亲搭把手,远在宁波打工的儿子吴小虎特意请了几天假回来帮忙。

2012年8月,巢湖水面上有渔民在捕鱼。

2020年1月,一群飞鸟跟在货船后面觅食。

“晚上鱼会往下沉,相对于白天好捕捞一些,但是风险也大一些。”老吴告诉记者,他们采取的是拖网方法捕鱼,就是在两艘大船中间连上渔网,然后分开并排行驶,两艘小船跟在网后面进行收鱼,“两个人负责开大船,剩下四个人分坐在两艘小船上收鱼,收满了就送到岸边。”

2018年11月,巢湖岸边晒起了大片咸鱼。

2020年1月,岸边已没有了晒鱼的大场面。

拖网的两艘大船比小船稳定很多,两者相距200多米,相互之间的联系基本都靠船头的射灯来示意。凌晨1点多,捕获的毛鱼已经将小船船舱占据大半,此时的风浪更大了,随波浮动的小船在微弱的灯光下时隐时现。由于湖面很黑,开大船的袁平和袁奎不时用大灯和小船联系。凌晨2点多,湖面上的气温下降得比较厉害,在小船上收鱼的几个渔民还在风浪中“战斗”。

2020年1月,在巢湖水面查扣的非法捕捞船。

夜晚捕鱼风险大,但是鱼也好捕捞一些,渔民全年的收入,也就靠几次开湖。在采访过程中,很多渔民坦言,由于捕捞技术的不断提升,巢湖里鱼也是一年比一年少。此次巢湖十年禁渔,为巢湖的生态修复迎来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