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九一八后日本对东北实施文化奴役罪行

2021-04-06 18:36:52 作者:


一、建立强化殖民文艺的统治机构和御用文艺组织

  在充分地认识到文艺工作在宣传教化民众等方面所起到的重要作用之后,日本侵略者特别强化了对伪满文艺创作活动的操纵与管理,政府文艺管理机构多次进行调整,各种文艺组织也几经变化,对文艺界人士及其创作的控制也随之愈发紧密,力图实现对伪满文艺的高度统制。

  在日本殖民统治东北的初期和中期,伪国务院弘报处作为主要的专职机构,全力执行对伪满文艺工作的监督与管理,伪治安部、伪民生部、伪司法部以及协和会等部门也承担了其中的一部分职责。伪弘报处的前身为成立于1932年的伪资政局弘法处,其任务主要为推行殖民思想文化,“宣传建国并施政之精神”,对东北人民进行“国策文艺”的欺骗宣传,“涵养民力,善导民心”。1933年底,日本侵略者废除了伪资政局,将实行文艺统辖工作的权限交给了新成立的伪总务厅情报处。到了1937年,为了全面强化日本人对伪政权的直接控制,伪满政府机构内进行大调整,日本侵略者又将伪情报处扩大为伪弘报处,使之成为伪满后期最终掌握殖民文艺统辖大权的政府行政管理机构。 

  由于伪满分管文艺的部门众多,权力分散,彼此之间配合有时难免不够默契,对文艺工作缺乏统一的全盘的筹划与考虑,不利于日本侵略者对伪满文艺的全面操纵。为了改变这一状况,日本侵略者决定将由其它部门所负责的文艺统辖事项均一并移交给伪弘报处,由伪弘报处负责集中统一管理。1940年12月5日,日本殖民当局将伪治安部所管对电影、报纸、出版的审查,伪民生部文化科对文艺、美术、音乐、戏剧等文艺部门的审查与管理,统统交由伪弘报处处理。至1941年1月,伪弘报处成为伪满傀儡政府中唯一负责所有文艺项目统辖工作的部门,其职权之广泛,包括有:(1)关于舆论的指导事项;(2)关于文艺、美术、音乐、演剧、电影、唱片及图书等的普及事项;(3)关于重要政策的发表事项;(4)关于弘报机关的指导监督事项;(5)关于宣传资材的统制事项;(6)关于出版物、电影、唱片及其他宣传品的管理事项;(7)关于广播事项及报道通信的指导管理事项;(8)关于情报事项;(9)关于其他对内外宣传事项。

  为了推动殖民主义文艺的顺利开展,日本侵略当局将原本处于分散状态的文艺界人士组织集中起来,拼凑了各种名目的文艺团体,加强对伪满中国文人的控制;同时让大量的“日”系文人也加入到其中,掌握了各文艺协会的实权,以强化伪满的“国策”文艺创作活动。 

  1933年,由伪国务总理大臣郑孝胥任会长的“满日文化协会”成立,实权掌握在副会长日本人冈部长景手里。该会汇聚了一大批甘愿卖国的汉奸文人,为日本侵略者殖民统治东北唱赞歌。1936年6月30日成立的“满洲文话会”,由在东北的日本文化人组成,同样进行各种殖民文艺的创作宣传活动。1941年,日伪当局颁布了《艺文指导要纲》,确定了旨在彻底加强对文艺工作实行集中统制的方针,原有的这些松散半官方性质的文艺团体,显然已经不能够适应新形势的需要,于是便被解散。日本侵略者着手组建新的隶属于伪弘报处的各御用官方文艺团体,要把“文学、音乐、美术、演剧各部门之专门家,分别组织巩固之团体”,在此基础上“组织满洲文艺联盟”,并由“政府直接指导各团体”。

  在伪弘报处的授意下,1941年7月5日,“满洲剧团协会”成立大会得以顺利召开,与会人员“赞成”通过了由伪弘报处一手拟定的《满洲剧团协会纲要》。7月27日,伪弘报处再次组织召集会议,成立了主要由文学界人士组成的“满洲文艺家协会”,同样走过场式地通过了由伪弘报处事先准备好的《满洲文艺家协会纲要》,宣称设立该会的宗旨为“创造以建国精神为基调的作品,使我国文艺兴旺发达,达到使国民精神昂扬向上的目的”。紧接着,8月10日满洲乐团协会,8月17日满洲美术家协会成立大会也相继召开。至此经过前期的一系列准备工作,日本殖民当局觉得成立统一的文艺联盟的时机已经完全成熟。 

  1941年8月25日,伪弘报处在伪都“新京”召集以上4个文艺协会的负责人及各地文艺界人士的代表,共40余人开会,在会上正式成立了由这4个文艺协会加入组成的“满洲文艺联盟”。此后,组建其他各类御用文艺团体的活动,仍然在按计划有序地进行着。同年12月7日“满洲书道家协会”,12月21日“满洲写真家协会”等各种文艺组织也陆续成立,并随之先后加入了“满洲文艺联盟”。 

  “满洲文艺联盟”属于典型的地道的殖民主义御用文艺团体,这其中除书道家协会外,其他各文艺协会的委员长、事务局长都由日本文艺界人士来担任,甚至不少协会的会员也大多数为日本人,足见日本帝国主义对伪满文艺界控制的程度之深。各文艺协会均下设有处理本协会内各种实际事务的事务局,伪弘报处就是通过它,来实现对下属各协会以及文艺界人士的直接掌控,使伪满的文艺能够为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东北服务。